煙臺街——往事如昨:山東河畔的“課堂”

來源:大小新聞編輯:姜濤發布日期:2019-06-12 07:06:13

衣成龍

上世紀70年代,一股“開門辦學”的浪潮席卷中國教育界,“學工、學農、學軍”,要求教師、學生以工農兵為師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,“寧要社會主義的草,不要資本主義的苗”。我任教的棲霞亭口高中,毫無例外地被卷入這場運動中。

1975年冬天,學校召開了誓師大會,“到農村去,到廣闊天地里去,向貧下中農學習,增長才干”。于是乎,以班級為單位,浩浩蕩蕩地下鄉了。我是七級四班的班主任,帶領班上五十多名學生到了黃土壤村。這個村莊在山東河東岸,山東河畔就成了我們師生“大有作為”的地方。

1975年夏末秋初,下了幾場大雨,山東河濁浪滔滔,橫沖直撞,黃土壤村西的大堤和河邊公路,被徹底沖垮,受災嚴重。公社和學校領導交給我們班級的任務,就是修好這段河堤,填平被大水沖毀的公路。

我們吃住在黃土壤村,糧食由村里供應,主食是小麥、玉米和地瓜。村里派了一個五十多歲的人,給我們做飯,他家是中農成分。我們的后勤供應,由事務長王忠川負責,他是學校伙房的炊事員,為人忠厚老實。吃了晚飯,我給夜校的青年和婦女講課,他教唱革命歌曲,很受歡迎。學生們分別安排在兩座破舊的閑房子里,地上鋪了麥穰。雪花從窗縫中鉆進屋子,晚上特別的冷,我用草簾子把窗戶堵嚴實,宿舍里黑洞洞的。

吃了早飯,我們就推上二把手推車,車架子兩旁,一邊綁了一個大車筐,每個車筐能裝三四百斤,一車能裝六七百斤沙石泥土。這些推車、鎬和锨、镢,所有勞動工具,都是學生從家里帶來的。四個學生一輛推車,分工協作,挑一個有力氣的男生推車子,兩個學生往車筐里上土,一個學生拉繩。凜冽的北風,狂吼亂叫,全然不顧師生們衣服單薄。班長泮德才兩歲就失去了母親,寒風刺骨,他仍然沒有穿上棉衣、棉褲,鞋幫還破了兩個窟窿。我的心在流淚。可老天不管這些。山東河結了厚厚的冰,大地凍得像一塊頑石,鎬頭狠砸下去,亂石堆會崩出火花。我們一點一點用鎬頭和鐵釬把凍土層撬開,挖出下面的亂石沙土,奮力向坡上推去。我們都穿著黃膠鞋,有時候被河水和雪水濕透,手腳都凍僵了,很多學生的手腳都凍腫了。實在凍得吃不消時,我就和學生跑到一條旱溝里躲避風雪。

做飯用的柴禾,必須我們自己想法解決。五十多個人,一天三頓飯,要燒很多柴草。我和王忠川帶著學生,到黃土壤村東面很遠很遠的大山上去拾柴禾。數九寒天,滴水成冰。我們帶著鐮刀、斧頭、繩子,到大山里砍枯死了的松樹,割那些枯萎了的茅草。大山又高又陡,積雪沒過了膝蓋,我和學生在山坡上艱難地爬行,用盡力氣,把松樹砍倒,連滾帶爬地往山下拖,腳上的膠鞋和褲腿,都凍成了一個冰蛋。我們把柴草從山上搬下來,男學生每人扛一捆,女學生兩人抬一捆。我和王忠川在山上砍倒了一棵枯松,拴上繩子套在肩上往回拉,好不容易拖到村里,用手一摸,肩膀已被繩子勒腫了。

我的這些學生,都是農村貧苦人家的孩子,從小吃苦耐勞,除少數輟學以外,大部分都堅持下來了,可他們學到了什么呢?我不忍心這樣誤人子弟,就帶他們到離黃土壤村3里遠的徐村去上課。徐村有一座大房子,有一塊黑板。但是,這座房子窗戶破碎,四面透風,和在露天地差不了多少。我的手凍得拿不住粉筆,學生們凍得手腳麻木,一個星期也只能堅持兩個上午,其他時間就在山東河畔修河堤,筑公路——對我們來說,這個任務實在太過艱巨。

我們的伙房,安在一個五保老人住過的破房子里。五保老人前幾年過世了,骯臟的土炕上,有厚厚的一層灰塵,炕上有一領破席,屋子臟破得有點不敢想像。外間的鍋灶上安了一口大鍋,一個籠屜用來蒸饅頭和窩窩頭,這是我們自己置辦的。一天三頓做五十多人的飯菜,這炕幾乎要燒紅了,熱得燙人。我和王忠川的鋪蓋,不敢放在炕上,放在炕上就烤糊了,還可能引起火災。白天拿下來,放在一條長凳上,把破席卷起來,豎在地上。干了一天活,疲憊不堪,晚上要睡覺了,炕熱得燙死人,根本就不敢坐上去,沒辦法,我倆只能打開窗戶,坐在外間的凳子上,等炕溫慢慢地降下來,可是常常要等到深夜。

我和忠川想了個辦法,往炕上潑冷水。一瓢水潑上去,“呼”的一聲,蒸汽馬上彌漫了整個屋子。土炕被水一澆,那個味道難聞極了,熏死人。我倆潑一瓢,就趕快跑出來,等水蒸氣散發完了,再潑一瓢,估計炕的溫度降下來了,就把破席拿上炕,把鋪蓋放開。但屋子里散發的那股熏人的臭味仍在。因為很累,躺下就睡著了。

這樣的辦法持續了些日子,我的腰和腿感覺越來越難受,腿好像有重擔壓著,拖不動。腰也很難受,說不出的一種酸痛感。這到底是怎么了?我去衛生院看了一位老中醫。老中醫說:“你這是勞累過度,受了潮濕,腰肌勞損。”他問我睡在哪里,我把情況告訴了他。他吃驚地說:“你們太沒經驗了,那個炕還不干,你們就睡上面了,是不是?”我說:“是啊,有點潮。”老中醫說:“白天干一天活,晚上睡在這樣的環境,腰腿會受到很大的傷害,仗著你們年輕,如果歲數大一些的人,就要落下終身疾病了!千萬不能再往炕上潑水了!”

在山東河畔“開門辦學”的日子里,我們師生經受住了磨煉和考驗。經過兩個多月的艱苦勞動,終于把被洪水沖毀的山東河大堤筑起來了,河道疏通了,公路填平了。就要過春節了,學校通知我們返校。回校這天,又是漫天風雪……

責任編輯:柳林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煙臺日報傳媒集團官方微信(ytdaily)

下載 大小新聞客戶端

大小新聞
分享到: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網友評論

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jubao@12377.cn侵權假冒舉報:0535-12345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35-6632653 舉報郵箱:3445611386@qq.com
'); })();
澳门赌博网站网址大全 威远县| 修文县| 锦州市| 南昌市| 武清区| 博爱县| 黄冈市| 洛隆县| 淮阳县| 平阴县| 靖远县| 香格里拉县| 宁夏| 梧州市| 循化| 鹰潭市| 青岛市| 平安县| 安溪县| 绥化市| 云安县| 嘉黎县| 星座| 仙桃市| 额济纳旗| 南丰县| 布尔津县| 贡觉县| 阳高县| 射洪县| 沈丘县| 成安县| 中方县| 辽阳县| 济源市| 湖南省| 昌江| 台北市| 临武县| 改则县| 合肥市| 三河市| 体育| 曲沃县| 张家川| 尉犁县| 广水市| 香河县| 肥乡县| 望谟县| 云林县| 辽阳市| 遂溪县| 郎溪县| 金寨县| 红安县| 赫章县| 肥乡县| 梁山县| 虎林市| 亚东县| 海阳市| 孟连| 南京市| 灵石县| 枣庄市| 莆田市| 湘潭县| 天气| 东辽县| 台东县| 武鸣县| 乐亭县| 德保县| 江口县| 荔波县| 太仆寺旗| 石渠县| 莲花县| 双流县| 武川县| 剑河县| 锡林郭勒盟| 临城县| 教育| 南岸区| 襄汾县| 西华县| 乌什县| 中方县| 武定县| 巴青县| 宜兰县| 于田县| 长葛市| 嘉黎县| 贵州省| 乐亭县| 洛隆县| 漳州市| 女性| 高尔夫| 佳木斯市| 罗源县| 平定县| 卓尼县| 广东省| 开封县| 偏关县| 建宁县| 淅川县| 苗栗县| 洞口县| 屏山县| 湟中县| 丽水市| 吉安县| 舒兰市| 巴马| 天全县| 怀来县| 东源县| 溧水县| 寿宁县| 日土县| 陈巴尔虎旗| 门头沟区| 宜宾县| 禄丰县| 瑞金市| 滦南县| 青川县| 辽宁省| 大方县| 湘潭县| 岗巴县| 卓尼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