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臺街——鄉村記憶:山村木梆響

來源:大小新聞編輯:姜濤發布日期:2019-06-12 07:06:13

鄭偉基

小山村的清晨,炊煙裊裊,晨霧還未散盡,東方的云漸漸紅起來了,太陽即將從東山洼升起。大街上響起陣陣熟悉的木梆聲,這是早晨放牛的信號。養牛人家陸續把牛從家里放出來,趕進大牛群。

看牛者是個30多歲的外地人,據說是來自西部地區。村民們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知道他姓杜,所以都喊他老杜。老杜不在場時,人們提起他就說“看牛嘞老杜”。蓬萊本地習慣稱西部地區來的人為“西府來兒”,因此又稱老杜為“西府來兒老杜”。日本人侵占家鄉的第二年,即1939年,老杜便來到村里干看牛的營生。

老杜高高的個子,身材魁梧,黑紅臉面,濃眉大眼,兩只大手如小蒲扇一般,走起路來一溜風,腳下咚咚作響。他說話的口音有些特別,與本地人大不相同,比如“我”字,他說“è”,“老婆”(妻子)他說“婆姨”。老杜性格內向,平時少言寡語,但為人善良,樂于助人,與村民相處甚好。

村子西邊遠處有道山溝,稱為西溝。西溝旁邊有一大塊平地,早年被主人辟為菜園,并在菜園里用山石壘了兩間小草房(村民們稱為西溝小房),房內有炕和灶。一是為了放置菜園里的家什兒,二是便于在里面歇息。為了澆菜和飲用,主人在園內挖了一眼小水井,井雖不深,但四季不枯,水質倒也甘甜。有一年冬天,村里一女子因苦于生計,竟跑到西溝小房里上吊自盡。后來,在村里經常聽到一些菜園鬧鬼的傳聞。從此,菜園及小房便成為不祥之處,主人便棄園改種莊稼,小房也被閑置起來。平時村里人很少到那里去,偶爾路過時也是繞道而行,避之唯恐不及。

老杜來到村里后,要找一個安身的住處。村里倒有幾處閑房,老杜都未看好,唯獨相中西溝的小房。與房主商議,房主很痛快地答應了?!伴e著也是閑著,你不嫌棄就行,住進去有了人氣和煙火,房子撐的年數還能長些,不然很快就磓(duī塌)了?!狈恐魅苏f。老杜住進去后,征得房主的同意,在后墻上開了一個窗戶,說是為了夏天通風涼快。窗外是一個山坡,山坡上有個小樹林,長滿了松樹、柞樹、洋槐及荊棘灌木。樹林中有一條小山路,可通往西北方向的一座大山。

別看老杜是個看牛人,愛好卻很廣泛。平時喜歡看書、練功、吹笛子,還懂醫術。上山放牛時他總要帶本書,腰上別一支竹笛,一邊放牛一邊看書。有時也會吹吹笛子,他最愛吹的曲子是《滿江紅》和《蘇武牧羊》。吹著吹著,他會放下笛子,唱起《滿江紅》——“怒發沖冠,憑欄處,瀟瀟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……”有人說他看的是武術書,有人說他看的是醫書,也有人說都不是,看的是《岳飛傳》。不管讀的是什么書,反正他通曉古今中外很多事,大都是鄉村人聞所未聞的。

西溝小房因為老杜的入住,村民們也不再忌諱了。每逢下雨壞天不能上山放牛時,許多人尤其是年輕人和小孩兒,便來到小房聽老杜講《三國演義》、《西游記》、《水滸傳》,以及岳飛、文天祥、楊家將的故事。有時候也講孫中山的故事。閑暇時,他喜歡教孩子們練武術,看牛棍成了他的“兵器”,耍起來嗚嗚作響,兩三人近他不得。他的醫術也很高超,而且人畜皆通。村民有了病,找他把把脈,配幾服中藥,便藥到病除,而且分文不取。有一年,我家的大黃牛在山上跌斷了腿,鄉鄰們幫忙用轎杠抬回家來。老杜硬是用一雙大手把斷骨復好位,再在外面綁上夾板,又灌了幾服草藥,牛很快便康復,能走路干活了。

說來也怪,看牛人竟能與教書先生交上朋友。村里學堂的教書先生是本地人,姓于,人們尊稱他于先生。老杜與于先生仿佛一見如故,交往甚密。雨天不能外出放牛時,老杜有時會到學堂坐坐,與于先生談古論今,甚是投機。偶爾于先生也請老杜給學生講歷史故事,老杜講得興致勃勃,學生聽得津津有味。有時晚上于先生也會到西溝小房去,兩人一邊下象棋,一邊攀談,一談就是多半夜。

一天傍晚,村里的幾個孩子相約,一同跑到西溝小房,要聽老杜再講《西游記》的下回。推門進屋,見有一女人坐在里面,身上戴著重孝,說話也是一口“西府來兒”腔調。兩人見孩子們進來,都急忙拭去臉上的淚水。老杜訕訕地說:“孩子們,真對不起,今天叔叔有事,等以后再給你們講,行嗎?”孩子們戀戀不舍地離開小屋。走到外邊,只聽那戴孝的女人說:“咱大(爹爹)死得慘??!臨終前他讓我告訴你,在外面一定要加勁兒干,千萬別惦記家里的事情?!闭f罷,二人又嗚嗚哭泣。老杜是個硬漢子,過去從未見他輕彈過淚水。過了許久,小房里傳出婉轉的笛聲,激昂悲壯的《滿江紅》曲調,在夜空里蕩氣回腸……第二天一大早,老杜送走那女人,照常敲響招呼村民放牛的梆子,“邦邦邦……”從村西頭敲到村東頭。

冬天的夜晚格外寒冷,沒有月光,天上的星星顯得分外明亮,像一只只狡黠的眼睛,眨來眨去,窺視著萬籟俱寂的山村。保長一直懷疑老杜,今晚似乎嗅到了什么味兒,帶著兩個二鬼子(偽軍),悄悄來到西溝小房前。事前他們明明聽到屋里有幾個人在小聲議論什么,可推開門一看,只有老杜一人躺在炕上?!吧窳?!難道真的是鬧鬼嘍?”保長心存狐疑,帶著二鬼子悻悻而去。

轉過年春天,幾場春雨過后,沉睡了一冬的大地蘇醒了。滿山的小草和野花開始發芽,漸漸長高,山坡上又披上了綠裝。老杜照例每天清晨敲響木梆,然后趕著牛群上山。

一天清晨,幾家大人在街上小聲嘀咕著,“昨晚好像有槍聲,你們聽見了嗎?”“行了,行了,別瞎說,這個亂世道,能顧好自己就不錯了,回去吃飯?!贝蠹页酝炅嗽顼?,太陽也早已升高了,村里仍聽不到梆子聲?!袄隙沤裉煸趺磭D?”村民們不約而同地問。跑到西溝小房一看,門大開著,屋子里一片狼藉,木梆丟在地上,看牛棍斷成了兩截,有明顯的打斗痕跡。再看北窗也是敞開的,窗外草地上有一攤血跡。

事后得知,原來是夜里來了一幫鬼子,把老杜抓到據點去了。后來,從據點傳來消息:鬼子對老杜用盡各種酷刑,始終未能從他嘴里摳出半個字來。最后,他被渾身澆上汽油活活燒死了,連尸首都沒留下。

老杜死后不久,村民們發現西溝小房后面的山坡上,有一座新土堆起的墳冢,周圍用山石圍攏著。墳前立了一塊不大的木牌,木牌上沒寫字。木牌兩旁栽了許多有名或無名的山花,花兒正綻放著,有紅的、黃的、白的。小小的山花光彩奪目,含笑在春風里。

解放后的一天,已在縣里任職的于先生帶著三個外地人來到村里,兩男一女,女的正是以前曾來過的那位戴孝的女人。一位干部模樣的人帶著西部地區政府部門的介紹信,說是要將老杜的遺骸帶回原籍,與其父一同安葬在新建的烈士陵園。

人們到西溝小房后面的山坡上,掘開墳墓后,發現里邊并無遺骨,只有老杜用過的木梆、竹笛和其它幾件衣物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塊青磚,青磚上鐫刻了十個正楷字:李弘哲,山西人,共產黨員。

責任編輯:柳林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煙臺日報傳媒集團官方微信(ytdaily)

下載 大小新聞客戶端

大小新聞
分享到: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網友評論

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jubao@12377.cn侵權假冒舉報:0535-12345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35-6632653 舉報郵箱:3445611386@qq.com
'); })();
澳门赌博网站网址大全 宜宾县| 松溪县| 三门峡市| 宿州市| 庆元县| 陇西县| 尚义县| 岢岚县| 阳朔县| 徐闻县| 九龙县| 娄底市| 田阳县| 连城县| 革吉县| 邢台市| 石渠县| 澄城县| 平度市| 抚远县| 新昌县| 桓台县| 都匀市| 乐平市| 益阳市| 屏山县| 英吉沙县| 明星| 泸州市| 嘉黎县| 东兰县| 英德市| 青州市| 广州市| 定安县| 乐昌市| 新源县| 图们市| 洛隆县| 丰原市| 林甸县| 潞城市| 石家庄市| 茌平县| 礼泉县| 通道| 山东省| 旺苍县| 克拉玛依市| 清徐县| 林口县| 邹城市| 蒙阴县| 丰台区| 民丰县| 奎屯市| 巫山县| 彭阳县| 奉贤区| 新巴尔虎右旗| 许昌县| 陇西县| 信阳市| 安图县| 青冈县| 瑞安市| 永州市| 松滋市| 芜湖县| 治县。| 博客| 普宁市| 明水县| 辽中县| 繁峙县| 常德市| 清镇市| 淮滨县| 德安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泸西县| 贵溪市| 景宁| 龙门县| 瑞金市| 宁夏| 元谋县| 东山县| 赤水市| 三原县| 宁明县| 中江县| 自治县| 香格里拉县| 广德县| 武定县| 韶关市| 额尔古纳市| 和平县| 长宁区| 谢通门县| 建湖县| 崇州市| 兴山县| 手机| 屏东市| 三河市| 焦作市| 扎兰屯市| 恩施市| 都江堰市| 乡城县| 木里| 开阳县| 大庆市| 错那县| 沂南县| 贺州市| 汶上县| 布尔津县| 磐安县| 清徐县| 皮山县| 北宁市| 无为县| 耒阳市| 杭州市| 界首市| 阿克| 滦南县| 喀喇| 峨边| 隆回县| 朝阳县| 察哈| 长治县| 长兴县|